• banner1-1.png
  • banner1-4.png
  • banner1-5.png
  • 1.jpg
  • 黨建網(wǎng) > 黨建好書(shū)
    京津冀文學(xué)高峰對話(huà),眾作家聚焦“新鄉土書(shū)寫(xiě)”
   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28 來(lái)源:北京日報 

      在日前舉辦的2024蓮池文學(xué)周之京津冀文學(xué)高峰對話(huà)上,李敬澤、阿來(lái)等15位著(zhù)名作家、學(xué)者相聚一堂,共同暢談新鄉土書(shū)寫(xiě)。   

      對鄉土經(jīng)驗的表達,是百余年來(lái)中國文學(xué)書(shū)寫(xiě)中非常重要的主題。從魯迅開(kāi)始,一代代的作家都在探索,如何表達被卷入現代化進(jìn)程中的中國鄉土經(jīng)驗。中國作協(xié)副主席李敬澤認為,不可低估鄉村中可能蘊含的現代性,歷史經(jīng)驗和鄉村振興實(shí)踐都說(shuō)明鄉村具有充分的現代潛能。

      中國作協(xié)副主席、茅獎獲得者阿來(lái)認為,當鄉村進(jìn)入文學(xué)書(shū)寫(xiě)時(shí),其實(shí)已發(fā)生了變化。如同魯迅筆下的鄉村,傳統的生產(chǎn)秩序和倫理已開(kāi)始解構。他說(shuō),自己寫(xiě)得最費勁的小說(shuō)是《機村史詩(shī)》,故事寫(xiě)到上世紀90年代末時(shí),就很難再按以往的標準進(jìn)行鄉土寫(xiě)作,因為當時(shí)的鄉村再度發(fā)生了一輪巨變,必須根據新的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、新的技術(shù)背景來(lái)重新認知鄉村。

      “從城鄉接合部到城鄉共同體,我覺(jué)得這是近幾十年中國文學(xué)發(fā)展的一條線(xiàn)索?!睆偷┐髮W(xué)教授郜元寶認為,幾十年來(lái)城鄉正在走向一體化,新時(shí)代的鄉土書(shū)寫(xiě)者應擁有更廣闊的洞察力和更自由的想象力,讓鄉土書(shū)寫(xiě)代表性作家路遙在早期提出的城鄉接合部,真正走向中華民族的城鄉共同體。

      河北省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席關(guān)仁山對農村的發(fā)展變化感觸尤深,文學(xué)是寫(xiě)人的,“要想寫(xiě)好新鄉土文學(xué),就要了解新農民是什么樣的,而新農民的形象也在等待我們記錄,這是一種雙向奔赴?!?/p>

      “我也是寫(xiě)鄉村小說(shuō)起家的,鄉村一直都在我們的創(chuàng )作意識深處?!痹谔旖蚴凶骷覅f(xié)會(huì )主席尹學(xué)蕓看來(lái),鄉村中人與人之間關(guān)系是密切的,“就像我的小說(shuō)《藍芬姐》里寫(xiě)的那樣,在鄉村,你可以隨便走到一戶(hù)人家里去閑聊,他家兒子是做什么的,他家媳婦是什么性格的,你都能爛熟于心,這是鄉村才有的特質(zhì),也是很多故事的由來(lái)。我的很多小說(shuō)都是這樣來(lái)的?!?/p>

      天津市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副主席張楚認為,先鋒小說(shuō)中既有城市書(shū)寫(xiě)又有鄉村書(shū)寫(xiě),“尤其是蘇童、余華的鄉村敘事,成為當代文學(xué)不可或缺的閃亮標志?!闭劦疆斚碌泥l村,他表示,現在有不少厭倦城市生活的年輕人回歸鄉村,以全新姿態(tài)改寫(xiě)鄉村的精神面貌,這些變化都是小說(shuō)家應該關(guān)注、審視和書(shū)寫(xiě)的。

      “我在鄉村只生活了14年,在城市生活了30多年,但我的散文和小說(shuō)寫(xiě)的幾乎都是鄉村生活,因為鄉村留給我的記憶太深刻了?!彼拇ㄊ∽骷覅f(xié)會(huì )主席團委員杜陽(yáng)林表示,高曉聲和路遙等前輩都寫(xiě)出了自己鄉土的時(shí)代感,而在當下的新鄉土寫(xiě)作中,如何賦予主人公以時(shí)代形象,也是他在持續探索的命題。(記者  路艷霞)

    網(wǎng)站編輯:穆 菁
    黨建網(wǎng)出品

    友情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