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anner1-1.png
  • banner1-4.png
  • banner1-5.png
  • 1.jpg
  • 黨建網(wǎng) > 最美人物
    江西石城縣社區黨支部書(shū)記陳求文關(guān)愛(ài)留守兒童——“童伴媽媽”伴童成長(cháng)
   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26 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

      又到周末,陳求文熟練地把黑色小摩托停在鎮子上一戶(hù)人家門(mén)口。此時(shí),年幼的小軍攙著(zhù)外婆剛從外面回來(lái)。

      和小軍外婆聊完孩子的近況,陳求文順手把小軍運動(dòng)鞋的鞋舌翻過(guò)來(lái)拍了照,對小軍外婆說(shuō):“愛(ài)心企業(yè)又捐了一批鞋子,我看看小軍現在穿多大碼,下次給他帶一雙?!?/p>

      這樣的家訪(fǎng),對江西省贛州市石城縣小松鎮蓮鄉苑社區黨支部書(shū)記陳求文來(lái)說(shuō)習以為常:“我服務(wù)大約500個(gè)孩子,其中需要重點(diǎn)關(guān)照的留守困境兒童一共有62個(gè)?!?/p>

      幾年前,還是客家緣社區干部的陳求文參與了由中國扶貧基金會(huì )、江西省慈善總會(huì )等發(fā)起的“童伴媽媽”愛(ài)心項目。這一項目通過(guò)一名名“童伴媽媽”,助力完善兒童監護網(wǎng)絡(luò ),呵護留守兒童、困境兒童的身心健康。

      為什么選擇成為“童伴媽媽”?“我曾經(jīng)也算是‘半個(gè)’留守兒童?!标惽笪男ζ饋?lái)眉眼彎彎,“小時(shí)候父親在外工作,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母親一邊干農活,一邊照顧一大家子?!?/p>

      “現在村里留守的孩子們吃穿有保障,但是缺少陪伴。老師精力有限,沒(méi)辦法照顧所有孩子。我們‘童伴媽媽’要做的就是努力補上這些陪伴、關(guān)懷?!标惽笪恼f(shuō)。在石城縣,這樣的“童伴媽媽”有十幾位。

      成為“童伴媽媽”以來(lái),陳求文每月走村入戶(hù),了解孩子們的學(xué)習、生活和心理健康等情況。每到周末,還會(huì )帶上自己的孩子,到離縣城較遠的村小組,陪小朋友們玩耍、談心。

      “不少留守兒童性格內向,但見(jiàn)到同齡人能很快玩到一起?!标惽笪拿?zhù)自己兒子的頭說(shuō),“我有一次問(wèn)我兒子,媽媽不做‘童伴媽媽’了好嗎?我兒子說(shuō),媽媽你要繼續做,我兩天見(jiàn)不到你就好想你,可是那些小朋友可能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都見(jiàn)不到爸爸媽媽?!?/p>

      不僅僅是陪伴。陳求文覺(jué)得,自己能做的還有更多。

      2019年,當時(shí)在客家緣社區工作的陳求文走訪(fǎng)到小麗(化名)家。小麗因病不能走路,缺乏生活自理能力,父母在外打工,家中還有兄弟,年邁的奶奶很難把3個(gè)孩子照顧好。

      “一開(kāi)始去的時(shí)候,小麗的奶奶并不接受我?!标惽笪膱猿秩グ菰L(fǎng),關(guān)心、幫助解決困難,慢慢打消了小麗一家的疑慮。低保、殘疾補貼……能幫小麗申請的保障,陳求文陸續幫著(zhù)辦好。

      考慮到小麗家的情況,陳求文覺(jué)得,還是要想辦法幫小麗的父母在家門(mén)口找工作。她找到了回到鎮上創(chuàng )業(yè)的一名年輕人。他開(kāi)了兩個(gè)雨衣加工車(chē)間,需要招聘工人。雖然收入沒(méi)有外出務(wù)工高,但是能照顧家人,小麗的父母權衡再三,決定回鄉?,F在,小麗媽媽從雨衣廠(chǎng)騎電動(dòng)自行車(chē)回家只要大約10分鐘。

      如今,小麗的奶奶看到陳求文,會(huì )笑盈盈地迎出門(mén)。小麗也會(huì )綻開(kāi)大大的笑容,叫一聲“阿姨”——這是小麗為數不多會(huì )說(shuō)的詞。

      陳求文在工作過(guò)的客家緣社區和蓮鄉苑社區活動(dòng)中心都開(kāi)辟了供孩子們學(xué)習、玩耍的場(chǎng)地,還定期以開(kāi)展游戲、議題討論、觀(guān)看視頻等方式,教孩子們生活常識,并讓他們了解防溺水、防暴力、防拐騙、防災害等安全知識。2021年,陳求文獲得“全國農村留守兒童關(guān)愛(ài)保護和困境兒童保障工作先進(jìn)個(gè)人”稱(chēng)號。(人民日報記者 楊顏菲)

    網(wǎng)站編輯:白夢(mèng)潔
    黨建網(wǎng)出品

    友情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