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anner1-1.png
  • banner1-4.png
  • banner1-5.png
  • 1.jpg
  • 黨建網(wǎng) > 文化大觀(guān)
    周振華:北京的古樹(shù)
   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28 來(lái)源:光明日報

      一

      如果說(shuō),誰(shuí)最有資格見(jiàn)證這座古都由歷史深處走來(lái)的腳步,我想除了天上的日月星辰,當屬北京的這些參天古樹(shù)了。

      北京的地界兒,多古樹(shù)。它們有機分布在各自的地盤(pán)。每株,都儼然一位鎮守邊關(guān)的“老將軍”。

      擁有3000多年建城史和800多年建都史的古老北京,在它1641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分布著(zhù)4萬(wàn)余棵古樹(shù),可謂地球上古樹(shù)最多,分布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。

      北京古樹(shù)伴隨古都古城的縱深發(fā)展,年輪不斷增擴,其古韻便漸漸從內到外生發(fā)出來(lái)。

      北京古樹(shù)的特點(diǎn),是多樹(shù)種、大陣容、廣分布。它們多生長(cháng)在轄區內的皇家園林、廟宇寺院、帝王陵寢、古老村落、秀峰翠嶺、名山仙境等風(fēng)景極佳之地。

      古樹(shù)的落地生根,仿佛接受了上天的旨意與安排,它們所承載的功能,無(wú)可比擬。古樹(shù)汲天地精華,聚日月光芒,以壯其筋骨,盈其氣血。北京古樹(shù),好一派威武景象!

      北京的古樹(shù)大多植于遼金時(shí)期至明清兩代,最早的可追溯到漢唐兩朝。眼下,它們都是有“身份證”的樹(shù),每棵樹(shù)都有自己的名字,而且名氣都很大,各有千秋。有的古樹(shù)曾被古代皇帝御封。有的古樹(shù)因為外形獨特或擁有一段美麗浪漫的傳說(shuō)而得名。有些古樹(shù)在有名之后,人們再度完善和豐富了其傳說(shuō),使古樹(shù)的氣場(chǎng)更強大。

      北京的古樹(shù)樹(shù)種,多為銀杏、側柏、檜柏、油松、白皮松這樣的裸子植物,還有國槐、榆樹(shù)、青檀、棗樹(shù)等被子植物。它們的樹(shù)干粗大壯碩,樹(shù)冠廣博開(kāi)張,枝葉綿密繁茂,姿態(tài)各有不同。

      北京古樹(shù)的生態(tài)價(jià)值尤為直接,體現在制造氧氣、調節溫濕度、滯塵降噪等方面。它們巨大的樹(shù)冠能夠遮蔽陽(yáng)光直射,降低氣溫,減少水分蒸發(fā),保持土壤濕潤,從而有助于維護生態(tài)平衡和生物多樣性。

      北京古樹(shù)的存在,不可或缺。古樹(shù)與古都相伴,古都與古樹(shù)相擁。偌大的北京倘若沒(méi)有了古樹(shù)的裝點(diǎn)與陪伴,確是少了些古意,古樹(shù)無(wú)可替代。它的根一旦扎進(jìn)泥土,就要在它破土的地方站立幾百上千年,這壯舉算得上偉大了。

      稍加留心就會(huì )發(fā)現,北京的每一棵古樹(shù)都活出了各自的氣韻與風(fēng)度。如果它們長(cháng)有一張老北京人的嘴巴,一定有說(shuō)不盡道不完的北京故事。

      北京現存的古樹(shù),借盛世之光,國家之興,棵棵都精神矍鑠,老當益壯。

     

      二

      古樹(shù)多古才算古樹(shù)?當然是越老越古,存活期限越長(cháng)越古。這樣的樹(shù)木被視為自然遺產(chǎn)和文化遺產(chǎn)。古樹(shù)具有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背景,代表一個(gè)地區的環(huán)境特征、文明形態(tài)、生命狀態(tài)。古樹(shù)的存在,意義重大而深遠。

      北京的古樹(shù),幾百上千歲的亦“大有樹(shù)在”。它們的生命延展到這樣的時(shí)空,著(zhù)實(shí)活出了精彩,活出了尊嚴。它們是地球上神奇的物種,是植物王國的大佬,在古樹(shù)的年輪里深藏著(zhù)古樹(shù)家族鮮為人知的秘密。

      曾經(jīng)植入泥土的一粒小小的樹(shù)種,經(jīng)過(guò)漫長(cháng)的歲月洗禮,長(cháng)成一棵大樹(shù),成為一棵老樹(shù),變?yōu)橐豢霉艠?shù)。它在用它的年輪記載歷史,寫(xiě)意歷史,透視歷史。

      葉長(cháng)千年茂,根扎大地深。由于生長(cháng)特性的原因,樹(shù)齡超過(guò)百年的古樹(shù)漸漸進(jìn)入緩慢生長(cháng)階段,干徑增粗的速度變得極慢,形態(tài)上也相對穩定下來(lái),給人以飽經(jīng)風(fēng)霜、蒼勁古拙之感。

      難以想象古樹(shù)如此粗壯、高大,居然活過(guò)幾個(gè)世紀,甚至更久。就算它們具有強大的長(cháng)壽基因,但外部的環(huán)境時(shí)時(shí)刻刻對它們的生長(cháng)造成威脅,比如戰爭,比如雷電,比如突如其來(lái)的各種災害,哪一種都有可能終結它們的壽命。

      在我國古代,由于各種原因,古樹(shù)的傷耗極大。如宮廷、官府的建造,就需要高大粗壯的樹(shù)干支撐建筑結構。戰火也會(huì )無(wú)情摧毀茂盛的林木,尤其是火藥的廣泛應用,給古樹(shù)造成了空前威脅與損害。打仗需要擴充軍備資源,導致大量古木的砍伐。農耕的毀林開(kāi)荒,也是古樹(shù)數量銳減的一個(gè)原因。

      雖然有諸多因素限制,但大多古樹(shù)都福大命大,奇跡般地躲過(guò)一次又一次的劫難,成了活化石。歷史的演進(jìn),使它們經(jīng)受了太多的歲月消損,甚至歷經(jīng)戰火和自然災害的磨難,但是它們硬是靠著(zhù)頑強的生命力,克服重重劫難,堅強地活到了今天。

      古樹(shù)的文化來(lái)自大自然的恩寵和人類(lèi)長(cháng)期的關(guān)懷與呵護。古樹(shù)文化統匯了植物學(xué)、植被學(xué)、土壤學(xué)、氣象學(xué)等自然學(xué)科的諸多元素,其內涵才得以飽滿(mǎn)與豐腴。古樹(shù)的成長(cháng)歷程,記錄和反映了人類(lèi)與大型植物的和諧共生。

      只有人類(lèi)文明之地,只有文化厚重的國度,才可能看到這么多讓人為之感嘆的具有靈魂的古樹(shù)。

      古樹(shù)因其古,便獲得了巨大的延展時(shí)空,從而釋放出諸多的價(jià)值元素。漫長(cháng)的歲月雕琢,加之自身的有序繁衍使其不斷完善和提升生態(tài)價(jià)值、歷史價(jià)值、文化價(jià)值、科學(xué)價(jià)值、景觀(guān)價(jià)值、經(jīng)濟價(jià)值。

      北京的參天古樹(shù),棵棵帶著(zhù)靈性,帶著(zhù)尊嚴,帶著(zhù)使命,它們每一位都以滄桑老者的身份,見(jiàn)證著(zhù)古都北京日新月異的變化。

      北京古樹(shù)的樹(shù)齡可觀(guān),就其所擁有的生長(cháng)環(huán)境、地理優(yōu)勢和諸多有利條件,未來(lái)一大批后備古樹(shù)會(huì )以它們目前的良好長(cháng)勢和健壯體魄,打破北京現有的樹(shù)齡紀錄,實(shí)現更加長(cháng)壽的高齡預期。

     

      三

      古樹(shù)真的有靈性嗎?它們靠什么活得那么久?從它們的身世和成長(cháng)軌跡來(lái)看,人類(lèi)或許能感受到它的密碼與靈性的存在。我們難以想象,一棵樹(shù)能夠連續見(jiàn)證幾個(gè)朝代的日月輪回、風(fēng)霜雪夜、春夏秋冬。除了古樹(shù)自身的長(cháng)壽基因,是什么在全力持久地佑護它們呢?

      同一個(gè)地方的樹(shù),不是所有的樹(shù)木都能長(cháng)成古樹(shù),而是帶有靈性的那棵樹(shù),那棵特殊的樹(shù),那棵與眾不同的樹(shù),才能活成樹(shù)王,成為千年萬(wàn)年的古樹(shù)。

      與樹(shù)王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絕大部分樹(shù)木,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或早已消亡,不復存在,很難逾越百歲的年齡。能成為古樹(shù)的樹(shù),可能真的是有靈性的。

      在北京市昌平區南口鎮王莊村的王家墳地,有兩株并列生長(cháng)的高大的酸棗樹(shù),一株樹(shù)高15米,胸徑70厘米,另一株樹(shù)高16米,胸徑90厘米,冠幅15米左右,樹(shù)齡約400年,為國家一級古樹(shù)。胸徑,就是指距離地面1.3米高處的樹(shù)木直徑。按說(shuō)鼠李科棗屬植物能長(cháng)到碗口粗就非常少見(jiàn)了,而這棵“酸棗王”的胸徑竟然達到90厘米,十分罕見(jiàn)。在世界范圍內像這么粗的酸棗樹(shù)也是屈指可數的。如此的高大樹(shù)態(tài),只能說(shuō)這棵“酸棗王”具有十足的靈性。不然,很難找到別的解釋。

      古樹(shù),歷經(jīng)幾朝幾代的時(shí)空。古樹(shù)是平安吉祥的象征,以至于每一片葉子都在恪守它們追尋陽(yáng)光的承諾,成就其偉岸的形態(tài)。古樹(shù)同人類(lèi)一樣,具有七情六欲,它們有悲傷也有歡樂(lè ),有驚恐也有驚喜。

      據老輩人講,古樹(shù)和人的氣息相通,當古樹(shù)悲傷的時(shí)候,也會(huì )哭泣,會(huì )流淚,整個(gè)“面容”會(huì )變得晦暗憔悴。但情緒放松愉悅的時(shí)候,它們就會(huì )精神起來(lái),一派勃勃生機,葉子也會(huì )隨之變得蔥綠鮮亮。

      北京的每一棵古樹(shù)都是中華文明的一分子,它們是綠色的國寶,是活著(zhù)的文物。它們不僅是大自然的饋贈,是祖先留下的寶貴財富,更是綠水青山中最有資歷的生態(tài)文明代言人,具有重要的歷史、文化、科學(xué)、生態(tài)、景觀(guān)和經(jīng)濟價(jià)值,同時(shí)為城市鄉村綠化、旅游發(fā)展、文化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意提供源源不斷的生命啟示。

      古樹(shù)來(lái)自哪里?又是怎樣落地生根的?古樹(shù)無(wú)非有兩種植入方式,一是通過(guò)人工規劃種植,把它們種植在人們認為該種植的地方,通過(guò)有序管理、養護,使它們茁壯成長(cháng)。一是野生自然植入。

      人工種植栽培好理解,但自然植入就充滿(mǎn)了神奇的色彩。樹(shù)木是由種子生長(cháng)而來(lái)的,種子可借風(fēng)力、自力、水力以及動(dòng)物實(shí)現傳播。樹(shù)的種子可以借助不同等級的風(fēng)力,被隨機吹起飄落到原野的各個(gè)角落,當遇到適合的土壤、雨露、陽(yáng)光,它們就會(huì )將根深深地扎進(jìn)泥土,它們的生命之光由此點(diǎn)燃。

      還有一種情況,是通過(guò)飛禽走獸,幫助古樹(shù)“安家”。樹(shù)的種子隨動(dòng)物進(jìn)食潛入其身體,動(dòng)物隨機將種子帶入任何一個(gè)地方排出,種子依靠土壤的滋養、陽(yáng)光的沐浴、雨露的滋潤,試探性地生根此地,漸漸成長(cháng)。有趣的是,有些古樹(shù)的種子連它自己也沒(méi)想到,居然落到古塔尖,城樓頂,有的嵌進(jìn)了城磚的縫隙里。不管落到什么地方,它們都會(huì )努力向上,強大自我,盡情地追逐陽(yáng)光,延展生命。

     

      四

      北京古樹(shù)群,以古柏群為尊。

      柏樹(shù)常青長(cháng)壽,寓意至深。其木質(zhì)細膩芳香,沁人心脾,被視為吉祥昌瑞之樹(shù)。

      古代帝王喜歡把柏樹(shù)種植在皇家壇廟、皇家園林以及帝王陵寢等處,像中山公園社稷壇、太廟、天壇、地壇、北海、景山、中南海、故宮的御花園、孔廟,以及頤和園、香山、八大處、十三陵等處,氣象昂然,凝而不散,舉世聞名。

      北京最著(zhù)名的古柏,各處均有分布:故宮御花園天一門(mén)內的“連理柏”;頤和園介壽堂的“介字柏”;中山公園社稷壇南門(mén)外的7棵“遼柏”,其中一棵是園林中的珍品“槐柏合抱”;天壇回音壁外西北側的“九龍柏”;孔廟大成殿前的“降奸柏”;潭柘寺方丈院的兩棵“千年柏”;密云新城子的唐代“九摟十八杈古柏”;西山櫻桃溝的“石上柏”等。

      天壇是祭天的地方,當然是柏樹(shù)種植的首選之地?!懊麍@易建,古木難求”,天壇的古柏群和長(cháng)城、故宮的古柏群一樣,被視為“國之瑰寶”。

      天壇公園內的“九龍柏”位于回音壁外西北側,為明永樂(lè )十八年即公元1420年所植,至今已600余年。它的奇特之處在于軀干上布滿(mǎn)了突出的干紋,干紋從上往下纏繞樹(shù)身,像數條巨龍絞身盤(pán)繞,故得名“九龍柏”。明清兩代,皇帝們到圜丘祭天時(shí),要路過(guò)此柏,因此稱(chēng)此柏為“九龍迎圣”?!熬琵埌亍痹谑澜绶秶鷥葮O為罕見(jiàn),可謂“世界奇柏”。

      位于房山境內的上方山,有棵千年歷史的柏樹(shù)王,樹(shù)齡1500多年,被歷代僧人細心呵護至今。這棵參天柏樹(shù)王在上方山回龍峰下、海拔500米的呂祖閣院內。樹(shù)腰要四人合抱,6個(gè)古枝杈撐起的樹(shù)冠遮掩了呂祖閣大半個(gè)院落。滿(mǎn)樹(shù)尊貴,靈氣十足。

      北京樹(shù)齡最長(cháng)的古樹(shù)——側柏之王,約有3500年樹(shù)齡,號稱(chēng)“九摟十八杈”。這棵側柏王位于密云的新城子。古柏為一級古樹(shù),胸徑780厘米,樹(shù)高18米,冠幅15米,樹(shù)齡約3500年。因它的粗干要好幾個(gè)人伸臂合圍才能抱攏,其樹(shù)冠由18個(gè)大杈組成,最細的杈也有一摟多粗,所以得名“九摟十八杈古柏”。因古柏的樹(shù)冠極大,遮陰面積廣闊,故當地鄉民又稱(chēng)此柏為“天棚柏”。它屹立在關(guān)帝廟前,人們出于對關(guān)公的景仰,又稱(chēng)此柏為“護寺柏”。當地人視此柏為“神柏”,過(guò)去在古柏的枝干上掛滿(mǎn)了寫(xiě)有祈禱祝福詞語(yǔ)的各色布條,鄉民們希望神柏保佑生活吉祥平安。

     

      五

      古松壯懷激烈,枝針疊翠,大義超然。北宋王安石曾賦詩(shī)《古松》:“森森直干百余尋,高入青冥不附林。萬(wàn)壑風(fēng)生成夜響,千山月照掛秋陰?!?/p>

      北京之古松,以姿態(tài)奇絕和傳說(shuō)妙趣著(zhù)稱(chēng),故有“天下名松集北京”之說(shuō)。

      這些著(zhù)名的古松,棵棵都有一個(gè)承載著(zhù)外形特征或傳說(shuō)的好名字。像香山的香山寺遺址的兩棵金代“聽(tīng)法松”;潭柘寺山門(mén)前的“盤(pán)龍松”“臥龍松”;八大處長(cháng)安寺的兩棵元代白皮松“白虎皮松”;香界寺的宋代“油松王”;北海團城上的名松“遮蔭侯”、白皮松“白袍將軍”;戒臺寺的五大名松即唐代白皮松“九龍松”、油松“活動(dòng)松”、“臥龍松”“自在松”“抱塔松”;法海寺的兩棵明代白皮松“龍爪松”;大覺(jué)寺藏經(jīng)院的遼代“抱塔松”;海淀區車(chē)耳營(yíng)村關(guān)帝廟遺址的遼代“迎客松”;昌平黑山寨延壽寺遺址的“盤(pán)龍松”;十三陵長(cháng)陵的“臥龍松”、思陵的“嘆天松”;房山區上方山的“油松王”;懷柔紅螺寺的“紫藤寄松”;慕田峪長(cháng)城的“鴛鴦松”等。

      在北海公園的團城,一棵高大挺拔的“白袍將軍”可謂“明星樹(shù)”。這棵白皮松高大凜然、通體雪白,因此乾隆皇帝封這棵古松為“白袍將軍”,并為它賦詩(shī)一首——《承光殿古栝行》,詩(shī)云:“五針為松三為栝,名雖稍異皆其儕。牙槎數株依睥睨,歲古不識何人栽……”

      這里還有一棵名為“遮蔭侯”的油松,巨冠如傘,位于團城承光殿的東側。樹(shù)干蒼勁傲然,枝針蒼翠,樹(shù)冠像一把巨傘。乾隆皇帝非常喜歡在夏天的時(shí)候擺龍案于樹(shù)下,賦詩(shī)作畫(huà),觀(guān)賞風(fēng)景,冊封這棵樹(shù)為“遮蔭侯”。

      銀杏,也是北京古樹(shù)群的典型代表,分布廣泛,景觀(guān)甚美。尤其是寺廟內的高大銀杏樹(shù),置身其境,總令人遐想無(wú)限。

      每當秋天到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漂亮的葉子便紛紛從高處飄落下來(lái),那柔軟的金黃色銀杏葉一夜就鋪滿(mǎn)了樹(shù)下的土地。這時(shí),我不忍心發(fā)出一點(diǎn)響動(dòng),害怕驚擾它們。此時(shí)的自己也同樣不能受到絲毫的干擾,靜心地數著(zhù)空中翩然飛舞片片小扇子。于是,地面的金黃更加立體、更有質(zhì)感。那層層疊疊的小書(shū)簽相擁在一起的樣子,好不可人。

      銀杏,被譽(yù)為中國的“國樹(shù)”。 中國是銀杏的故鄉,也是栽培、利用和研究銀杏最早、成果最豐富的國家之一。

      古往今來(lái),我國銀杏樹(shù)的栽培面積、種植數量均居世界前列。銀杏是民族精神的一個(gè)象征:樹(shù)干端直、雄偉蒼勁、壽命綿長(cháng)。

      北京的古銀杏,大多在寺廟中。北京千年以上著(zhù)名的古銀杏,有潭柘寺的唐代“帝王樹(shù)”、遼代“配王樹(shù)”;西峰寺的宋代“銀杏王”;紅螺寺的兩棵唐代雌雄銀杏;居庸關(guān)外四橋子村石佛寺遺址的唐代“關(guān)溝大神木”;大覺(jué)寺的遼代“銀杏王”;密云巨各莊塘子小學(xué)的唐代“香巖寺銀杏”等。在金山寺、臥佛寺、八大處大悲寺、萬(wàn)壽寺、五塔寺、八寶山東以及上方山的古寺廟遺址中,都有古銀杏的身影。

      潭柘寺的“帝王銀杏”,樹(shù)齡約1300年,樹(shù)高24米,平均冠幅18米,須六七人合抱,至今生機勃勃。傳說(shuō)在清朝,每遇帝王去世,這棵銀杏樹(shù)就會(huì )有一枝樹(shù)杈斷掉。到新皇帝繼位登基時(shí),又會(huì )從根部長(cháng)出一枝新干來(lái),并逐漸與老干合為一體。乾隆皇帝得知此事后,親自到潭柘寺,封此樹(shù)為“帝王樹(shù)”。迄今為止,是皇帝對樹(shù)木御封的最高封號。

     

      六

      古樹(shù),是最美麗的中國記憶。

      古樹(shù)專(zhuān)家李玉和認為,古樹(shù)是“活文物”,是歷史見(jiàn)證者,是文化傳播者。只要古樹(shù)活著(zhù),就不能動(dòng);只要古樹(shù)沒(méi)死,就應該千方百計地搶救。想動(dòng)古樹(shù),繞不開(kāi)法律法規。

      當我們站在一棵棵擁有幾千年樹(shù)齡的古樹(shù)下,仰視它那巨大的樹(shù)干和樹(shù)冠時(shí),不禁浮想聯(lián)翩:對比古樹(shù),人類(lèi)的壽命是何等短暫啊。如果常與古樹(shù)對話(huà),會(huì )讓你遇事更加理性;如果走進(jìn)古樹(shù)的世界,會(huì )讓你的內心世界不再喧囂。

      古樹(shù)因古都而千秋垂名,古都因古樹(shù)而更具魅力。北京的古樹(shù),像是一部厚重的無(wú)字史書(shū)。

      人們之所以對古樹(shù)情有獨鐘,我想更多的還是對大自然的敬畏。每棵古樹(shù)都像是一位資深的老者,它們的秘密,值得我們每個(gè)人投入一生的精力去閱讀,去解析。

      為了讓古樹(shù)活得更健康,壽命更長(cháng)久,政府出臺了相關(guān)政策,加強北京各地的古樹(shù)管理,通過(guò)對古樹(shù)的“體檢”,采取“一樹(shù)一方案”的措施,對古樹(shù)進(jìn)行支撐、加固、復壯、修復。建立“一樹(shù)一檔”,記錄每株古樹(shù)的生長(cháng)狀況、養護內容、修復措施,強化對古樹(shù)的精細管理。

      衷心祝愿,北京現存的所有古樹(shù)健康生長(cháng),創(chuàng )造更高的樹(shù)齡紀錄。祝愿尚未進(jìn)入古樹(shù)行列的中年樹(shù)木,能夠順利步入古樹(shù)的行列,活出更加精彩的“樹(shù)生”。

      

     ?。ㄗ髡撸褐苷袢A,系中國散文學(xué)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)

    網(wǎng)站編輯:穆 菁
    黨建網(wǎng)出品

    友情鏈接